海员权益

船员受伤 起诉船公

内容摘要:船员受伤 起诉船公司:一位船员在船上工作时受伤后,于3月25日在加尔维斯顿县法庭向船公司提起诉讼。原告称当他在机舱正常工作时,突然一个很大很重的物体掉下来导致他的头部和肩部受重伤。该海员要求了一笔数目不详的损失赔偿,包括惩罚性赔偿。   

 


一位船员在船上工作时受伤,之后于2014年3月25日在加尔维斯顿县

航运综合

英国海洋工程、科学

伴随着压载水管理(BWM)公约即将被完全批准,第3届英国海洋工程、科学与技术研究所(IMarEST)压载水技术会议来得刚刚好,该会议将于3月27日和28日在伦敦举办,就在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第66届会议在国际海事组织召开的接下来一周几天前。这个话题也是英国海洋工程、科学与技术研究所“MER——轮机员概览”于2月份发行的长达5页的专栏“

海事科技

德国近海集团新转移

被法国船级社列为GMDSS A2冰级的新Windea One号船悬挂德国旗帜,可运载4名船员、最多12名乘客。


商业发展经理Christian Brozinski告诉Maritime Journal,这艘新加坡Damen公司建造的新船宽10.4米,是为了满足快速、平稳转移到近海风电场的需求而建造的,它现在为德国北海岸博尔库姆市西部的2座风电场服务。


Winde

航运综合

德鲁里:利率上升前景

内容摘要:德鲁里--利率上升前景将推动港口再融资:据德鲁里预测,美国利率升高前景将推动未来12个月的港口资产收购和再融资。因为投资者希望在成本上涨前、以低利率进行投资。港口营运公司通常也会在利率上涨前对未偿还贷款进行再融资。


据德鲁里港口咨询部的海事顾问预测,美国利率升高的前景将推动未来12个月的港口资产收购和再融资。


随着美

海员靠港
海员靠港

习大大召开文艺座谈会一个月后发生了什么

来源:腾讯网 2014-11-17 08:50:56 责任编辑: 人气:

1.jpg1.jpg

10月19日深夜,沈阳本山传媒基地仍灯火通明,正在外地演出的小沈阳(微博)、宋小宝连夜被召回参加师傅赵本山组织的学习大会。他们发现,在沈阳的师兄弟们都到齐了。

同天,网络作家周小平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待祖国如暖男》的文章(微博),而后引发了一场网络争论。

这天距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刚结束四天。10月15日举行的这场文艺座谈会邀请了冯小刚(微博)、陈道明、李谷一、殷秀梅、莫言、王蒙、范曾等各界最具影响力的名人,座谈会上内容迅速辐射向了整个文艺界。

三百人开了一个近三小时的会

一个月前的深夜,赵本山从铁岭《乡8》剧组赶回,行色匆匆。他召集本山传媒全体演职人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前几天主持的文艺座谈讲话。赵本山告诉弟子们,座谈会结束当晚,他失眠了,“我很激动,甚至晚上睡不着觉。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会议从晚上11点持续到凌晨两点,赵本山在会上发言近40分钟。

因为不在中央文艺座谈会的受邀之列,赵本山成为了焦点——身为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演员的他,为何又接连缺席中央、辽宁省、铁岭市的文艺座谈会?在过去的一个月内,他还为春晚、移民等舆论所困。

两天后,赵本山接受专访,态度更加直接,“听党的话,听老百姓的话。”“要真心为人民服务,要抬头看路,不要钻到钱眼里。”

两位草根的话语权

和本山大叔不在参与名单形成对比的,是网络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的受邀。

座谈会前,周小平并不知情,到了现场才知道主持会议的是习近平。这是草根网络作家第一次参加中央的文艺座谈,在那后,他们的微博粉丝成几何增长,名字随着这次座谈会不断出现在媒体上。

周小平和花千芳都因博客文成名。80后周小平的代表作《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点击率很高。花千芳更加草根,曾养鸡务农,代表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同样是篇博客文,这篇文章措辞浅显,清晰地阐述了中美俄三国影响世界的理念。

在文艺座谈会后的第三天,花千芳发表博文《我和习大大零距离》,赞习大大“稳重、平和、靠得住、和蔼可亲,几乎跟邻居家的大叔一个样子。”他还将此次座谈会与1942年的延安文艺座谈相比较,认为“中华民族要迎来自己的文艺复兴时代”。紧跟着第二天,周小平发表长文《我待祖国如暖男》,他在文章中称“有一种东西叫历史的转折点”,并强调“文人的最大遗憾是身在历史转折点而不自知”。

这是文艺座谈会后的草根话语权。

两位草根网络作家的走红,引发了网络上的两极讨论,一边是热血青年的追捧,一边是公知、大V汹涌的吐槽,知名的科普作家方舟(微博)子就是吐槽大军中的一员。新华网随后发表评论,题为《周小平花千芳传递爱国正能量 方舟子发文批驳是苛求》。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

作为正统的学院派画家、北大教授范曾或许没想到,他和草根出身的周小平花千芳一样,在刚过去的一个月内遭遇了一场风波。

中央文艺座谈会举行后第六天,范曾在北大中国画法研究院举行主题为“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研讨会。作为研究院的院长,范曾当场作诗一首《七律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其他人另做和诗8首。诗传到网上后,这位大师瞬间成为舆论中心。在这当中,又有不少网友翻出范曾二十几岁时与沈从文的过节和沈对他的道德批评,以及他曾出走西方又争取回国的“老黄历”。他随后接受人民网专访做出反击。

范曾所参加的这类学习研讨会不在少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影视演员工作委员会都在10月相继集结学习中央文艺座谈会精神。

文化部则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自己学习这次讲话和近期繁荣文艺创作方面的情况。其中提到,坚决防止只看重票房、收视率、点击量等现象。这和演员张国立的想法不谋而合。

张国立11月5日参加了首都电视界针对中央文艺座谈的学习,他用“憋了好长时间”来形容自己,“现在都叫娱乐圈,不叫文艺界了,习大大的讲话就是要回归正统,让文艺界就是文艺界。”张国立近几年的电视作品热度不再复前,从“电视台抢着要到被市场抛弃”。“但我一直在坚持,我是一个有岁数的人,要有情怀,坚持不作假收视率,人家说可以买点儿收视率,但我不干,人得有情怀。”

同场演员宋春丽的情怀表现在对现今娱乐圈的接受程度上:“我和国立这一代演员,经历了不少事儿,但娱乐圈里的一些东西,特别是近些年的,我接受不了。我不是艺人,我是一名文艺工作者。”

100多场排片的增加

除了身在圈内的演员们,在影院工作的普通员工阿翔(化名)也感受到了文艺座谈会的影响。

就在习近平主持文艺座谈会的第二天,阿翔接到通知,增加 《黄金时代》的排片——这部电影原本快要下线了。不只阿翔工作的星美增加了排片,万达等院线也增加了场次,“大部分是单位团队包场”。

阿翔后来看新闻才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提到了这部文艺片《黄金时代》,他提出“文艺不能当市场奴隶,不要沾满铜臭气”。

阿翔回忆,如此的排片增长持续了三天左右。《黄金时代》全国排片量大约多了100场,最终票房还是没过亿,“这100场对票房几乎没影响。”有业内人士感叹:“习大大的讲话要是再早两周,结果会完全不同。”但这已足以让投资方聊表欣慰,他们认为“能获得习近平主席的认同,就算一分钱不挣也值了”。

而电影记者陈凉则注意到了另外一部电影《心花路放》。陈凉发现片方在一路高歌的票房成绩面前并不激动,更以“敏感话题”为由拒绝采访——这很反常。按照陈凉多年记者经验,如此票房片方都会大做文章。

《心花路放》的态度并非个案,在中央文艺座谈会传达出“票房不是唯一论”后,许多高票房影片都紧急修改了原定的宣传方案。一部主题“奢靡青春”的电影,在社交平台上甚至被质疑能否按原计划上映。

10亿票房的信心在座谈会后翻番了

电影圈更多的人在关注这个讲话,前几日,《智取威虎山》的投资老板,博纳总裁于冬信心满满,“习主席讲话之前,我们觉得这个片子能卖10个亿;讲话之后,我们觉得能卖20个亿。”

而“北上”拍戏的香港导演也表现出对讲话精神的关心,正在宣传新片的导演杜琪峰接受记者专访时提起习主席那句“要通俗不能低俗”,“我在北京也听很多人讲,不是一两个人,说习主席很喜欢看电影。他讲得有道理,通俗跟低俗不一样,你可以通俗,但不能低俗。我们创作人怎么样,要负责任。”

蛇年春晚后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冯小刚则在主席面前透露了他的新片计划,并不是他最拿手的喜剧,这部电影叫做《抗美援朝》。

一拨专门核对“劣迹名单”的工作人员

电视圈也没闲着,某卫视宣传小秦(化名)整个十月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每天都维持高度紧绷状态。原来自从总局来电话通知“慎用劣迹艺人”后,电视台有一段时间专门有一拨人在清理库存里的电视剧,挨个核对,凡是涉及到“劣迹名单”的都暂时封存。小秦忙得不可开交,一边还要面对媒体轰炸式的询问,她每次都很确定地告诉对方,“之前有着不良影响的艺人,慎重考虑。今年涉毒、嫖娼的艺人,都属于危险人物。估计这些人,卫视绝对不会用了。”

而文艺座谈会过去的一周后,在全国电视剧界座谈会上,“劣迹艺人”再次被重提。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神情凝重,“前一段时间有个别编剧、导演因为吸毒嫖娼被公安机关查处,尽管是个人行为,但是作为公众人物,损害的是行业形象,败坏的是社会风气,造成很坏的影响。”

他继续说,“有些从业者价值观混乱、道德滑坡,广电总局明确表态绝不能让违法犯罪行为和丑闻劣迹者,在广播影视作品中发声出镜,绝不容忍各种歪风邪气。”

“劣迹艺人”从慎用变成了禁用,连锁反应紧跟而来。

比如黄海波(微博)主演的电影《胜利》口碑虽佳,但上映遥遥无期。影视公司也变得更加谨慎,一位影视公司高层林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不少影视公司和投资方在签艺人合约时,都会附带一条“要求艺人必须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不能给相关作品带来相关负面影响,否则需承担赔偿责任”。

每集70万的片酬下降一半?

“劣迹艺人”限令正在推行,“明星限薪令”将下发的传闻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播开来。传闻详细地提到了限制令出台时间是12月,针对明星片酬。这一“限薪令”虽未见白纸黑字,也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不少剧组和演员已开始未雨绸缪。

一些剧组告诉记者,他们正试图将艺人的演出合约延后签约,等到“限薪令”下来再说;艺人这边则人心惶惶,不少正在谈戏的演员不停地催促片方签合同,双方开始拉锯博弈。

更有传正在赶进度的郑晓龙新剧《芈月传》因为“限薪令”进行了紧急调整,导演郑晓龙带头降片酬,女一号孙俪从原本70万一集下降到30-40万一集。

就在前几天,正往片场赶的郑晓龙接到了记者的求证电话,这位拍出过《北京人在纽约》
、《甄嬛传》的导演迟疑了一下,而后坦承道,“相比以前,确实都下降了。”

时间在拉近,运转仍在继续,一场围绕赵本山的争论正在升温——清华大学教授肖鹰突然对其开炮,指其“二人转”是低俗之物;平日温文尔雅的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微博)则为赵本山叫屈,崔肖二人来回过招,炮火猛烈。

而就在刚过去的周末,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孙家正在采访中发声,肯定赵本山对提升二人转做出的贡献,他形容赵本山“很忠实”。

孙家正最后说,赵本山讲“搞文艺离不开党”是发自内心的。

标签:
上一篇:李冰冰首做导师加盟《有戏》搭档成龙冯小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