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综合

港口私有化将对澳大

内容摘要:港口私有化将对澳大利亚码头装卸构成威胁?:根据澳洲竞争暨消费者委员会 (ACCC)最近发布的《第16年度集装箱装卸监测报告》,澳大利亚集装箱码头装卸行业未来发展面临2大威

航运综合

马士基航运公司获得

全球货运代理DHL公司揭晓马士基航运公司为2013年DHL全球货运的获奖人。DHL公司在所有其一线办事处进行了全球调查,收集对于托运公司表现的反馈,包括销售和客户服务质量、反映能力、应对市场能力、竞争力、服务交付和可靠性等不同方面,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同样,DHL公司还在其位于不来梅港、新加坡、迈阿密和新泽西州的区域采购办事处收集对于托运人合作的评价。还对DHL公司的托运合作

航运综合

德鲁里:为苏伊士型油

德鲁里最新的“Tanker Insight”油轮市场月度分析报告指出,随着海上运输的激增,油轮收益指数上升了69%,运价费率在所有船舶类型中遥遥领先。期租在惨淡的油轮市场中依然蓬勃发展着,7.79千万公吨原油等待装船运输,轻松超越了二月份的6.59千万公吨的数量。

海上保安

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

内容摘要: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发布每周海盗分析和预警报告:报告概述过去一周发生在非洲角和几内亚湾的海盗和海上犯罪事件。东非和西非水域的海盗和海上犯罪活动较少,该周无相关的可疑事件报道。区域洋流速度多为1-2节,天气主要受西南季风影响。


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发布过去一周(2014年7月31日-8月6日)的海盗分析和预警报告。该报告概述了最近发生在非

海员资讯
海员资讯

接送孩子:家长甜蜜的“烦恼”

来源:中国水运报 2013-01-04 02:20:10 责任编辑: 人气:

 

小雨的学校离家虽近但隔了条马路,让她自己上下学总是不放心,于是小雨爸妈在自家小区找了位四十多岁的大姐负责接送孩子,每月付500块钱。

这便是如今中国大多数有孩子家庭的现实写照。每到下午放学时间,大多数小学门口便会上演“中国式接孩子”场景:家长们开着二轮、三轮、四轮等各式交通工具,早早就在校门口翘首以待,人群之众、秩序之嘈杂仿佛集贸市场。

接送孩子上学,这对于中国的家长来说,已经成为生活的“必需品”,更是一份甜蜜的“烦恼”。

“不得不接”的苦衷

10月23日下午,武汉某单位机关的办公联席会正在进行中,一位处长却坐立不安地不断看表。终于,他十分尴尬地告假退席,理由是去接将要放学的孩子。

到放学时分,各小学门前围着熙熙攘攘的家长,家长中有年轻的父母,也不乏白发苍苍的老人。每位家长都焦灼地望着校园内,盼望着下课的铃声。一位年轻的母亲抓着栏杆,期待着放学的铃声。她说她女儿已经11岁了。本来她打算女儿长到10岁之后,就不再接她了,可偶尔看到报纸、电视上关于孩子失踪或被害的报道,就心惊肉跳。所以只要有机会,她总是想法来接女儿。

“溜号接孩子,可能会影响工作,被扣奖金;晚点接孩子,则有可能让孩子在学校‘孤孤单单’,‘望穿秋水’”。一到下午4点左右,每个需要接送孩子放学的家长心里便会如此煎熬。

老罗,今年39岁,13岁的儿子刚上初一,他接送孩子的时间已有9年之久。幼儿园3年,小学6年,孩子上小学后,老罗给儿子报了很多兴趣班,全部都要接送。“长期这么接送,耽误了我不少忙事业的时间。但只要孩子能学到知识,能够平平安安,再累我也愿意。何况,只有接送孩子,我才能放心,否则,工作时心也是悬着的。”老罗说。

孩子上幼儿园,接送还在情理之中,如今孩子都上初一了,还需要接送?面对记者的疑惑,老罗道出了他的苦衷:“儿子的学校离家太远了,要走过三条马路,现在‘马路杀手’较多,道路行走安全很让人担忧。”为何要把孩子送到那么远的学校读书?“那是名牌中学啊,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儿子塞进去的,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啊。”老罗说。

记者所在社区的王阿姨则是因为孩子遭遇“擂肥”(武汉方言,指不良少年抢中小学生身上的钱)开始了接送孩子这项“事业”。2011年,王阿姨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经历了三次大孩子的“擂肥”,身上的零花钱不仅屡被扫劫一空,还因为钱的数目太小被揍得鼻青脸肿。虽然有一次附近的亲戚赶到将这帮大孩子送去了派出所,但由于年龄不够条件,民警也只能对其训诫一番,这还埋下了报复的种子。事后这些大孩子多次找王阿姨的儿子“报仇”,无奈之下,王阿姨只有每天守护儿子上下学,不敢轻易让儿子离开自己的视野。

还有一类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的目的是为了“抓紧时间”享受路途中的天伦之乐。

小孩子上学后离家长的距离似乎便越来越远,家长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白天孩子从早自习到晚自习,与家长无缘相见;回到家吃过饭,就得去应付写不完的作业。纵然有了空闲,家长又舍不得用于亲情互动,请家教、寒暑假上辅导班,就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熬到孩子大学毕业,成家立业之时,小孩子变成了大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家长已不是孩子孺慕依恋的对象。

所以,接送孩子上下学,成为了一些家长偷享天伦之乐的途径。送孩子上学的时候,还有些许怕迟到的紧张,而放学可以说是享受了。这一刻,这一路,可以暂时抛却所有烦恼,独享与自己小孩的温馨相处。

怕孩子看到别的孩子有人接送而心理不平衡,怕孩子早恋或者交了坏朋友学坏,怕孩子放学到处玩不回家学习……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中国家长们时时刻刻“贴”着孩子”、“看”着孩子,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被接”的不耐

“这学期,我已经是一名初中生了,我希望自己去上学,可爸妈却总担心我路上会出现危险,每天都开车接送我。身边许多同学自己上下学,我总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新学期开学刚三天,新鲜劲还没过,本市某中学初一的小杜就“郁闷”了:“我从五年级开始就要求自己上下学,可爸妈总说我还小,等我上了初中再说。可现在我都上初中了,他们还不放心。”记者了解到,新学期开学后,不少和小杜一样的孩子在自己上下学的问题上和父母据理力争。

在现实生活中,学校门口,特别是小学或者中学门口,我们有时候可以看到,一个孩子嚎啕大哭,把来接的父母使劲往外推“你走、你走,我一个人能走,我不要你接。”无奈之下,这个孩子的父母只能偷偷跟在后面充当孩子的“隐形保镖”。

某天放学时间,记者在单位附近的小学门口随机采访了十个小学生,其中9个都表示“很想自己上学放学”。

17岁的小王,瘦高个,一米八三的个头。“有时他们非要接送我,我可不情愿。不是不听他们的话,我现在这么大了,有能力自己上下学,不想让他们太劳累、太操心。”小王说,初中自己就能上下学了,只是家长不让,“我们学校50%都是接送吧,每到周五下午离校的时间,学校西门接送学生的车队能排两个路口,每次都堵车,其实大家都能自己上下学。”小王说。

一位儿童教育专家分析,没有与同伴一同上下学经历的童年,是孩子成长中的一大缺憾。因为上下学时段,正是难得的同伴相处、游戏、娱乐的时间,同一年龄段的孩子们可以自由自在相处,聊聊今天老师又批评班里哪个小朋友了,谁的作文又被老师表扬了;看看路边的柳树是不是长出了嫩嫩的柳条,看看草坪边的蚂蚁为什么排成长队在上树;还有路边的小卖部里来了什么新式样的水果糖;或者跟相识的爷爷奶奶打个招呼……

这些本是组成快乐童年的乐章,如今都被一辆辆私家车隔开。一放学,小伙伴们被各自的家长接回到各自家中,防盗门一关,彼此各成独立世界。想跟同伴聊天,往往只能打打电话或上QQ了。

孩子的自立、自强、自信,孩子人生的“硬度”,便在家长们的“高温保护”中一点点“软化”下来。

“接送孩子”商机巨大

时针刚刚指向11时40分,王女士拎起包火急火燎向文化宫方向跑去。她的孩子在西津东路一所小学上二年级。每天接送成了她最犯愁的事。好在,在一次和同事的闲聊中,同事给他推荐了一个专门负责接送孩子的家政公司。王女士在这家公司预订了一位“接送保姆”,专门接送女儿上下学。王女士说,女儿每天下午不到5点就放学,而她和丈夫每晚6时30分才下班,没办法,只好每月花300元请保姆每天下午去接女儿放学,然后陪女儿到家政公司所办的托管班,一直等到王女士夫妇下班来接孩子。这家家政公司工作人员曾女士受访时称,有不少像王女士这样的双职工家庭打电话预订“接送保姆”,他们的孩子多是在附近学校上学,“目前接送保姆市场需求量很大,几乎供不应求。”

宁波市一家专业调查机构,就市区小学生的放学接送、托管、家教和经济承受力等内容作了一次专门调查。这次共调查了市实验小学、海曙中心小学的100名学生家长。其中一项结果是有27%的家长希望通过托管中心接送并辅导孩子,大部分家长表示能接受孩子校外300元左右的托管兼家教支出。

在刘先生居住的小区里,有个张老汉一直用电瓶车为住户提供接送孩子服务,生意还挺紧俏,几乎从来都是满座。听说最近有个名额空出,儿子刚上幼儿园的刘先生赶紧打听价格,这才知道短短一年时间,每月的接送费已经从500元涨到了800元,“就这价格,还有好几家在抢这个名额。”

一些家政业内人士认为,从上海、北京等地的情况来看,“接送保姆”这一行早晚会被人们普遍接受,这是一个有较大社会与经济效益的家政服务项目,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要及早“入市”,抢得市场先机。

其实,“中国式接送孩子”带火的将不仅仅是家政市场,其中还蕴含着一些另类的商机。

为了“宝贝”买车,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值!”38岁才得女儿的小程,女儿出生前一年就买好了车,他就一个想法:“如果没有孩子,我们出门打车都比买车经济,但是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孩子小的时候要多出门见世面,自己开车方便;孩子大了上学要接要送,自己有车,孩子不用受风雨之苦”。

“我女儿今年要上幼儿园了,没有车接送实在是很不方便,用电动车吧,又不够安全。”在莆田市区东园路开店的吴先生说,这几天都在看车,想买辆合适的车给老婆开,负责接送女儿上学。

笔者单位附近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的经理说,很多买车的年轻父母都是出于接送孩子的考虑,一些是一次性付现,直接提车,“也有部分家长是贷款的,但都会要求手续能尽快办理,希望赶在开学前提车接送孩子。”

有了车,就要配备孩子乘坐的安全设备,这几年,儿童安全座椅等一些儿童汽车用品走势渐火,不能不归功于此“中国式接送”。

比起巨大的购车费用和日益增长的养车成本,算算堵塞在路上耽误接送孩子的时间,一些精打细算的家长选择了在孩子就读的学校附近租房或者买房。在武汉,学校尤其是重点中学的附近,房价是嗖嗖地往上窜。“中国式接送孩子”也带热了学校附近的房地产市场,附近一位房屋中介公司的经理说:“来租房的,百分之六七十都是为了孩子陪读的,想买房的,一来就问能否对口入学。”

 

 

 

如何让孩子自己走路?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汪洁认为,接送孩子上下学,对家长而言,他们更多关注的是安全问题,包括交通安全和孩子人身安全。但家长经常接送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方面,孩子在上学时经常忘记带一些书本或学习用品,他们总认为家长已经给自己装好了;另一方面,孩子会缺乏防范意识,一旦没人接送了往往不会处理路上的一些突发事件,受挫力弱化,很难适应社会,对于孩子自身的成长也会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对于新入学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来说,家长的接送和适当的引导是必要的。但对于小学高年级甚至上中学的孩子来说,家长更应该让孩子学会如何保护自己,放手让孩子走自己的路。

话虽容易,但是如何让孩子走好自己的路,可不是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一位网友在论坛里发帖感慨:“回想自己小时候都是独自上学下学,那时的孩子也多是独生子女。不是现在的家长太宠爱孩子,实在是因为现在的社会越来越让人缺乏安全感。”

网友“美联中局”说:“试想,城市交通本来就拥堵,‘中国式接送孩子’更加剧了交通拥堵,交通一拥堵,安全隐患必然增多,安全隐患增多,家长更不放心孩子安全,如此这般,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一位儿童教育专家认为:“目前的确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它是与学校、家庭、社会三方面都相关的问题。一个环节搞不上去,这种现象就可能长期存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不久的将来,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改善这种状况。”

知名媒体人、时评人毛开云则建议,既然“中国式接送孩子”是一个社会问题,就应该全社会想办法解决:修学校,增加和完善教育教学设施,解决孩子就近入学,这是政府的事情。维护交通秩序、整治社会治安等,这是交通、公安等部门的事情。设立“学童拥护员”、成立家长教师联合会等,这是学校的事情。拿出时间表,废除“中国式的生活习惯”,这是家长的事情。只有全社会行动起来,各方面携起手来,“中国式接送孩子”才有可能慢慢减少,直到最终彻底杜绝。

是太宠还是无奈?

生活就是一面镜子,可以折射出现实社会的种种问题。“中国式接送孩子”,貌似家庭生活方式的选择,实则是个社会问题。

正是各种因素导致的安全感缺失,让中国诞生了一支父母接送大军。擂肥,马路杀手、想方设法引诱孩子进入的黑网吧……让孩子求知的路上充满种种未知的风险和诱惑。如今的家庭,都是一个孩子,百分之一的事故,落在一个家庭身上都是百分百的伤痛。谁敢赌一把,把孩子置身于这样一个“未知的世界”中去?!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我不敢,绝对不敢!

所以,那些让孩子保持成长独立性的道理,很多家长只能了解而不能实施,因为,如果孩子会随时受伤,随时死亡,又或者随时可能受到不良的诱惑,空谈孩子的自强又有何用?如果连孩子的健康活着都难,谈精神的独立和自信岂不奢侈?!

要让我们的孩子自己回家,得让我们的马路“规矩”起来:驾校要严格把关,少产生,最好不产生马路杀手;交警要严管马路加塞、飙车;每个驾车者都养成良好的驾车习惯,并学会礼让校车。

要让我们的孩子自己回家,还需要学校幼儿园的老师们多细心一点,多费心一点,这样,孩子在校车里困死的事件才不会发生。

要让我们的孩子自己回家,还需要这个社会“更干净”:校门口没有擂肥小学生的大哥哥,高楼里没有向孩子招手的网吧,路上没有掳劫孩子的面包车……

要让我们的孩子自己回家,教育部门要好好下力气平衡教学资源,不要让我们孩子为了好一点的教育长途跋涉。

要让我们的孩子自己回家,还需要改革我们的教育制度和用工模式,让家长和孩子都“有闲”,只有这样,家长们才不会沦落到“抢占”孩子路上的时间联络亲情。

对绝对弱势的小孩子来说,当生活的环境太强悍时,这种“宠”还真是不可或缺。

标签: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