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尼日利亚设备溢油排

尼日利亚的国家溢油检测和应对局(NOSDRA)周六称Brass市石油出口油库泄漏的石油已经排入大西洋。


国家溢油检测和应对局发言人Henshaw Oguwike确认了这一Yenagoa南部城市的事故,称上周四当地居民发现了这一溢油现象。


他说调查还在进行,将调查溢油的起因和排放到海洋里的石油数量。


国家溢油检测和应对局已经派遣其新近采购的溢油应

海事院校

“百团大战”展社团

9月21日,大连海大“百团大战”暨第七届社团风采大赛复赛在西山体育场举行。校长孙玉清参加活动并视察工作,学校办公室主任王小勇、校团委书记关晓光、副书记吕海宁

航运综合

德鲁里:全球十大码头

德鲁里全球集装箱码头运营商年度审查报告表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PSA International)、和记黄埔有限公司(Hutchison Ports)、马士基集装箱码头公司(APM Terminals)和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仍是集装箱TEU量和投资的四巨头,但是它们各自的活动层面却有很大不同——杜拜港口世界公司和马士基集装箱码头公司在收购、撤

海事新技术

全新通用电气(GE)技术

GPS卫星已经成为迷路的驾驶员和现代航海家的指路之星,但是倘若你生活在南美洲,事情就不总这么简单了。由于太阳耀斑和地球磁场相互影响造成的大气扭结现象称之为电离层闪烁。但这只是字面意义。


开车的时候转错弯是一回事,但是当你在海平面以下7000英尺,距离海岸数英里的地方打油井

海员资讯
海员资讯

61个学生,61个班干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2-10-11 02:18:55 责任编辑: 人气:

 

一大早刚进教室,7岁的阳阳就冲向饮水机。顾不上卸下背上的书包,他弯腰拧开排水管,把陈水接到一只水桶里。接着,拎起这只大号粉色水桶,摇摇晃晃地穿过拥挤的楼道,将水倒进盥洗室的水槽。

看起来,这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但对那个壮实的小男孩来说,换水绝对是项“神圣的工作”。他是班级里顶顶重要的一名班干——饮水机管理员。

不过,在长沙市天心区青园小学二年二班,“重要人士”还包括假日小队队长、盆花管理员、白托管理员、走读生路队长等等。总之,全班61名学生,就有61名班干。

从这届学生上一年级开始,班主任夏湘华就在班上设立了20多种职务,让孩子们通过填写申请、发表演讲竞聘、民主投票,最后持聘书上岗。如今,青园小学一、二年级的所有班都采用了这种模式。

10月8日,教师夏湘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种“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的特殊班干制度最终目标是培养孩子的责任心、荣誉感和归属感。

自打上个月,孩子们都升入二年级后,这位教师又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为了淡化“官僚意识”, 她干脆取消了固定的“班长”职务,改为按学号轮换。

要是我不是班长,真想揍他一顿

属于二年二班的早晨从“推广普通话委员”的“一二三,快坐好”开始。这个声音响亮、咬字清晰的小姑娘每天早晨都提前10分钟到校。她掌管着班级的钥匙,每天清早还要站在讲台上组织大家早读。

与此同时,班主任助理小毅已经开始在黑板上写下“值日班长”的名字。不过他太矮了,只能站在一张小板凳上,稍有点费劲地擎起手臂,够着黑板。

多媒体管理员同学则忙着打开电脑、电视屏幕和投影仪。描述起自己的职责时,这个长着酒窝的小男孩一脸严肃,“我很重要的!不开电脑就上不了课了。”

学校晨会开始前,语文课代表帮助老师整理队伍。他手里拿着一套小葵花贴纸,从排头走到队尾,由头到脚地检视每个人。很快,他把两张贴纸摁在了站得笔直的阳阳脑门上,又碰了碰小毅的脚,提示他“挨到线站!”

但十几分钟后,这个充满威严感、可以给同学“贴葵花”的班干就变成了被督促对象。即使身为语文课代表,他也被所在小组的语文组长吼了一嗓子:“交作业!”

课间,环保小卫士会捡起地下的纸屑。做眼保健操时,纪律委员在教室来回巡视。中午,“白托生”管理员协助老师发放午餐。放学后,走读生路队长会举起象征他身份的“二年级二班”葵花型路牌。他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队列,只要有不安分的同学试图跑到马路边,这个壮实的小队长就会力喝一声“归队!”

体育委员小健的妈妈说,儿子“特别珍惜自己的小小的岗位”。即使他的全部职权范围,只包括协助体育老师列队和检查课间操质量。

 

 

“曾经还发生过‘暴力执法’事件呢!”这位妈妈半开玩笑地说起去年的往事。那时候他遇到不服气的同学,就会动手打人,“打到别人服气为止。”因为打架,该体育委员一度被“解聘”,平日里摔了跟头也不喊疼的小家伙,一路哭着回家。直到他努力学会控制自己的言行表现,才“复出上岗”。

看起来挺威风的班主任助理回家后,也曾因一个总捣蛋的小朋友无奈地表示过:“老爸,要是我不是班长,真想揍他一顿!”

卫生委员也没想好治理乱扔废纸现象的“战略方针”。眼下,那个有点害羞的小女孩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帮他捡”。

在10月8日的一场“述职报告会”上,语文小组长之一驰域第一个站起来。他高昂着头,响亮地陈述着自己每天收发9份作业的职务,并在即将结束演讲时补上一句“为同学们服务”。

小伙伴时刻监督着他的“服务质量”。一个小女生大声赞扬:“他收得很齐。”还没忘记来一个“粉丝式”的漂亮笑容,露出换牙的缺口。

可一个小男生跟着就跳了起来,他指着驰域大喊:“有一次他自己也没交!”

“述职报告”遭遇吐槽,驰域小组长马上气鼓鼓地回应:“我现在都交了!”

妈妈软磨硬泡地希望孩子将志愿换成“班主任助理”,因为“图书管理员没有权力”

2011年暑假,夏湘华即将接手新一批一年级学生。那时,这位教龄18年的老师已经想好了要让班上的孩子“人人有事做”。这样的构思来自一本名为《班主任工作漫谈》的书,作者在书里谈到,要把班级管理工作细化,给每个孩子一个职位。

“在从前的班干部制度下,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得到锻炼。”夏湘华说。开学前一周,她每天临睡前都在电脑里设计岗位、拟定竞聘计划。

这场“竞聘”最初名为“一(2)班小干部竞选活动”,包括提交申请表格、举行竞选班会和宣布结果。那时,夏湘华为孩子们提供的选项里,“班长”、“副班长”等“听起来很威风”的职位还存在。

后来成功当选的体委,当时把小手背在身后,有点紧张地拉票:“我叫小健,我想当体育委员,请大家多支持我,投上宝贵的一票。”

夏湘华记得,那时小朋友们的“演讲”,大多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但她仍然一遍遍对孩子们强调,手里的选票非常重要,一定要把它投给心中最合适的人选。

为了尽量弱化“官味儿”,坚持“平等原则”,夏湘华在二年级新学期“换届”时去掉了“小干部”这个说法,班长由全班同学轮换担任。她增加了4个新的职务,并让孩子们填写“岗位认领意向书”。

有的小朋友在表格上写:“经过慎重考虑,结合我自己的实际能力,我选择了盆花管理员,因为我喜欢植物”。而阳阳的竞争对手、同样申请饮水机管理员的小岱则表示“我力气很大,提得起那桶水!”

不过,这可不是一场仅有小学生参加的竞争。有家长模仿孩子的字体写上“我要为班级服务,为老师分忧”。一位一年级小女孩还背诵了好几百字激情洋溢的演讲稿,在夏湘华看来,这“显然是家长为她写的”。

在同样实行这种班干制度的一年一班,一个小朋友非要选择“图书管理员”。可妈妈软磨硬泡地希望孩子将志愿换成“班主任助理”。她唯一的原因就是“图书管理员没有权力”。

鳅鳅是班里最小巧的女孩子,原来一直羡慕白托生路队长,“喊口号好神气的!”今年通过认领,她终于实现了“梦想”。如今只要前任路队长替她喊口号,她马上会冲过去“制止”。

夏湘华曾专门组织一场“站好我的岗”主题班会。她反复对孩子们强调,“那不是官位,而是岗位,是为班集体服务”。

 

 

教育不能只停在知识层面,而是要为社会培养公民

但这场“全民班干”的尝试并没能得到所有家长的认可。一位外校妈妈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反对,理由是孩子还小,不应该给他太大的压力。而另一位妈妈则认为,这会让“官本位”思想植根于孩子脑中。

就连在网络上,这所小学的“班干实验”也被炒得沸沸扬扬。一位网友毫不留情地批评,“这就是在培养孩子的阶级意识,是官僚主义的萌芽”。

在夏湘华收到的所有“意向书”中,“班主任助理”绝对是“热门”岗位,三个名额足足报了十多个人。这使她开始偷偷计划,来年要给“班助”换个更加“平民”的说法。

这位老师始终认为,在所有班级岗位中,事情最多、功劳最大的并不是喊起立、擦黑板和督促其他人到位的班长一职。比较起来,她觉得环保小卫士、卫生委员、组长和课代表的工作更实在。然而,跟“卫生”相关的岗位报名人数一直最少。

不过,婷婷的妈妈却对女儿担任过卫生委员的经历评价很高。如今,这个小姑娘走在马路上,看到被随意丢弃的垃圾,总会主动捡起丢垃圾桶去。

“积极参与义务性的社会事务和服务,这有利于她的成长。”她的妈妈说。

根据夏湘华以往的经验,一些从未担任过任何班级职务的孩子不爱表达自己,对班上的事情也不大关心。但自从她让每个同学都成为“班级小主人”,孩子们几乎全部显示出热情来。多媒体管理员没开电脑,会被至少十几个同学“提醒”。而推广普通话管理员读错课文,则会受到七嘴八舌的“纠正”。

如果没当体育委员,一年级的小马可能还是那个在队伍里横冲直撞的“捣蛋鬼”。但在仅仅上岗一个多月后,只要老师轻轻在他耳边提醒“你是体育委员哦”,他便马上把小腰板挺得笔直,来个标准“立正”。

夏湘华班上的小钰也在担任了卫生委员后,从一个不肯上台的内向小女孩,转变为参加诵读比赛会自动去“候场”的大方姑娘。

“在班级岗位上得到锻炼的孩子综合素质更高。”青园小学德育主任谭玲伶表示,在她看来,这同样也是对孩子们树立服务意识、参与公共事务能力的培养,“教育不能只停在知识层面,而是要为社会培养公民。”

如今,班主任助理小毅在父母发生争执时,总会“教导”爸爸“你这个样子不行”,也会批评妈妈“你这个态度不对”。然后一本正经地帮他们分析家庭事务,寻找解决方法。

班上的安全委员也常常提醒家人“锁门、注意安全”。她始终记得,“夏老师说我是个有责任感的孩子”。

小健则彻底爱上了体育运动。足球、跑步、游泳样样都来。他总是对妈妈说,希望长很多很多的肌肉,成为小小男子汉。在他心里,体育委员一定得是体格强健的人。

在夏湘华看来,孩子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他们有自己的天性,教育不能急于求成。她计划在孩子们升入三年级时来一场更加完善的“竞聘上岗”换届,她相信,那时的“小主人”会成长许多。

10月8日上午最后一堂课,当数学老师说“上课”时,本该由值日班长一人喊的“起立”,却突然从班级的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冒充”值日班长喊“起立”,更像是一种向往。很快,小朋友们哄笑起来。

阳阳始终没有说话,他把小嘴巴抿得紧紧的。课间时,这个想当科学家的小男生悄悄走近记者身边,皱着眉头说起自己的向往,那就是在来年,一定要竞选当上图书管理员。毕竟,从饮水机管理员到科学家,“要看好多好多的书才行”。
 

标签: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