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丹麦:绿色航运合作

内容摘要:丹麦船东协会,丹麦环境和食品部以及工业,商业和金融事务部缔结了一份合作关系,以加强蓝色丹麦在海洋环境领域内的合作与对话。该合作伙伴关系代表全球丹麦的利益。 丹

海事新技术

欧洲溢油回收公司有

一家开发出同时回收海洋废弃物和溢油的新概念的公司正寻求和有兴趣的第三方合作以推进该项目。


欧洲溢油回收公司的测试船Seaskip外观像是一个浮动的雪茄盒,制造简便、系统成本很低、即使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也可以运作。一对可控的延伸吊杆将石油和废弃物倒入浮动的撇渣器,将石油和废弃物分离后倒入海上驳船。如果有石油泄漏,用泵送到岸边接收设备的集装箱里。


Seaskip船

海事新技术

英国FLIR推出AX8温

内容摘要:英国FLIR推出AX8温度传感器:AX-8固定架式温度传感器采用了导热和可视相机,以及其自主研发的多波段动态成像(MSX)技术,用以对重要的电气和机械设备进行自动化和不间断状

事故简报

有关烟气进入客舱的

内容摘要:有关烟气进入客舱的有害事件:英国人为因素不安全事件保密报告系统(CHIRP)已经接到一份报告:一名乘客搭乘一艘游轮时,从燃油舱中排出的油烟气进入了他的客舱中,几天后不

海员资讯
海员资讯

大学生轮滑27天进藏:越接近终点 心情越平静

来源:网络 2017-09-27 16:17:39 责任编辑: 人气:

-Xzw-fymesmp1184753.jpg

 27天,2150公里,成都到拉萨,轮滑。在这个暑假,泉州轻工职业学院大三学生郑旭实现了他的梦想,蹬着轮滑鞋顺利进藏。9月21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到郑旭。一路上,小郑俯瞰曲折的盘山路,云雾缭绕的贡嘎雪山,除了数不胜数的美景,他说:“越接近终点,心情越平静,收获最大的就是对自己毅力的锻炼。”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最初有滑行去西藏的想法是什么时候?
 
郑旭:出发前就算“蓄谋已久”了,从去年暑假有这个想法,当时什么准备都没有,今年春节又谋生这个想法,去年没去成今年一定要去,于是在开学找了一份兼职,赚钱凑路费,买装备。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主要准备了哪些物品?
 
郑旭:除了一些钱,主要是路上的雨衣等一些必需品,还有比较适合长距离滑行的鞋子。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轮滑玩儿了多久?
 
郑旭:大学参加了轮滑社团,自己玩儿了三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出发时间是?
 
郑旭:从泉州出发是7月5日,是坐火车到成都。再从成都出发是7月8日,沿川藏线开始滑行。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轮滑进藏的攻略做了多久?
 
郑旭:具体的路线大概用一个星期准备,查找资料等等。网上其他人的攻略基本是骑行,但骑自行车的速度我会跟不上,所以根据速度和路况自己就设计了一个适合轮滑的行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份攻略会详细到什么程度?
 
郑旭:会标明每天的出发点、每天的公里数、道路情况,海拔提升,海拔高度都会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是自己一个人滑行吗?有没有同行的小伙伴?
 
郑旭:最初是自己一个人去,后来出发的第二天遇到山西医科大学骑行的车队,后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路程一样,后来渐渐熟悉,就和他们一起组队。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食宿是怎么安排的?
 
郑旭:吃饭的问题,基本是饿了的时候找饭店。另外,根据自己的攻略,如果知道第二天路况不好,就提前准备吃的,有些道路开发修建的时间久,周围有没有饭店是知道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路上有没有遇到突发情况?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路上有没有遇到突发情况?
郑旭:主要是队友的高反,当时有两名队友有高原反应,但不是很严重,而且准备了应对的高反药,稍微照顾一下就好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当时受伤是个什么情况?
 
郑旭:当时是下山的时候,滑行速度太快,遇到一个360°的弯儿,后面的路看不到,有沙子和石头,我踩上去之后,滑出去了,撞到旁边的护栏上,手和膝盖有伤口,另外撞到了腰。
 
同行的队友是医科大的学生,他们用自带的药品帮我紧急了处理,腰严重一点,都肿了起来,青紫色,自己站不起来,后来队友带我去了附近的医院,在医院拍了片子,检查没有伤到骨头,就在客栈里休息了几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从7月9日从成都出发,到8月3日抵达拉萨,行程当中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郑旭:其实还好,在做准备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出发前会说路况差,我会查资料看路况,到了地方,其实路况还不错,有的个别危险的地方,塌方区,这个是有心理准备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对你而言,主要的收获是什么?
 
郑旭:要坚持,对自己最大的锻炼就是毅力和恒心,家里人对我的看法可能还是很久以前的我,还不太了解上了大学后,我的改变,这次主要是对自己的一个磨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每天滑行时间能确定吗?
 
郑旭:不一定,两三点到达地点,路况不好,花费时间会久。路上滑的时候,累了就找地方坐下歇歇,因为是暑假,路上还有很多骑友,他们也休息的时候,就坐下来一起聊聊天,停下来拍拍照。到了目的地也还有时间,当地一般九点多才天黑,所以还有几个小时可以逛一逛,洗洗衣服。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背的行李有多重?
 
郑旭:出发是包裹有24斤,第一天肩膀痛,不实用的就开始扔,防晒的、刮胡子的、衣服带了好几套。当地有个能让人“偷懒”的服务,就是下一站目的地的客栈老板可以开车把行李带过去,你呢轻装上阵,但队友告诉我,到后面就没有这种服务了,如果不适应自己的包裹,到后面就适应不了,不如现在就背起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后来包裹减重到多少?
 
郑旭:到拉萨的时候就6斤了。海拔高,气温低,短袖都没了,贴身内衣两套,短袖一套,厚衣服一套,也是整天穿着厚衣服,路上会把一些不能扔又用不上的就寄回家,手电筒、充电器这些都留着。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有些网友评论,轮滑27天进藏是不可能的。
 
郑旭:对于这些评论,刚开始,我会去微博上争论,但后来就觉得没有必要。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出名,我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做到,我会和朋友分享旅途中的照片或者视频,有的时候做直播,进了西藏,会用视频和图片和朋友分享,并没有想利用社交媒体宣传。轮滑进藏,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只有自己经历了才是最清楚的,别人的看法不重要。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有没有传说中进藏前后的对比照?
 
郑旭:黑到五官看不清,太恐怖了。
标签:
上一篇:铁皮柜中翻出现金 三小学生捡2.7万元拾金不昧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