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事故

集装箱船“MOL Expr

内容摘要:集装箱船“MOL Express”号搁浅: 2015年1月11日约19时,商船三井运营的集装箱船“MOL Express”号在千叶县立山港的浅水处搁浅。该船停留在港内

海员权益

BernhardScuhlte为

Bernhard Scuhlte to provide new crew internet cafe facilities on all ships


Bernhard Schulte has announced that it is to provide new crew internet cafe facilities to the sea

海员权益

BIMCO ICS启动《201

内容摘要:BIMCO ICS启动《2015年海员人力资源报告》:2015年报告于11月26日在“第15届亚太船员配备和培训大会”(马尼拉)上正式启动。该报告将延续之前5份报告采用的方

航运综合

德鲁里:海运承运人会

内容摘要:德鲁里--海运承运人会放弃减速航行么?:德鲁里分析认为,虽然无法肯定油轮运价将会以何种方式发展,但其肯定无论它们降至何种程度,承运人都不会回归以指定航速营运集装箱船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4位优秀航海家 竟有一位没上过船

来源:薛船长在上海 2015-07-28 09:07:08 责任编辑: 人气:

航海家.jpg

科学家,企业家漫天飞的年代,甚少有人敢称航海学家,当然,航海早已是一门非常成熟,传统的行业,早已与冒险相距甚远了,近百年来,要有所突破取得成就成为航海家,的确很难。有那么几位中国人为世界、为中国的航海进步做出不朽贡献,他们可以称作为航海家,共计四位,两位还在世,思来想去,难想起哪位还能超越这四位更够得上称为航海家的,其中一位还没上过船。

航海家 龚鎏(1928 -   )

理由:发明一点锚

中国航海史上,一批崇明船长是相当优秀的,无疑龚鎏是成就最卓著的一位。

1946年龚鎏报考上海交大驾驶专修科,交大放榜时,他从后向前看,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名字,哪知高居榜首。到交大报到时才知道驾驶科合并到吴淞商船学校,原因是交大与吴淞商船兄弟阋墙,交大没搞得过吴淞商船,航海系并给吴淞商船了,还是到吴淞商船报到了。当时吴淞商船学制是3年加2年实习,这一级,人才辈出,贝汉廷、赵锡成、戚瓞如等等都是这一级。大多没拿到毕业证,贝汉廷拿的是上海航务学院的毕业证,其中赵锡成父以女贵,被交大攀上校友了(赵的女儿为赵小兰),他的确是到交大报过到,但是没在交大上过课。

一点锚原理很简单,两个锚同时抛下,一起松到所需的长度,但的确是龚鎏的首创,挽救了大量的人命、财产。1975年他在“红旗155”轮抗台时有这想法,1978年在广州海运局安全会议上提出并推广,1986年以论文《论“一点锚”》台加中日航海技术交流,并当场答辩。

龚鎏最先提出《1972年避碰规则》里的“MAY”在法律术语里等于”“SHALL”,“应该”的意思。

航海家 卞保琦(1916 -    )

理由:发明球鼻艏

若发明天文钟的英国钟表匠哈里森算世界上最伟大的航海家的话,那卞保琦也算航海家。

航海中,测量船所在的纬度相对容易,只要测量星体的中天高度即可得出纬度,但是想要获得经度,则必须有可靠的天文钟,在没有无线电校正时钟的情况下,高精度的天文钟,几乎是解决的唯一办法,钟表匠哈里森解决了这个问题,才使得大航海时代到来,造就了英国的日不落帝国辉煌。

卡保琦1943年毕业于吴淞商船学校,实际上,1942年叫重庆商船学校,卞保琦是学生会主席,闹得校长宋建勋下台,重庆商船学校并入交通大学。他后来进MIT获得造船与轮机双硕士学位,1951年获得俄亥俄大学博士学位(沈绳一误记为衣阿华大学)。后任美国海军部泰莱实验池专家,是全球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研造的七位专家之一。1967年提出“应用兴波阻力理论设计船身线形”的理论,引起世界轰动。日本三菱造船厂首先依其理论建造半潜型球鼻艏,董浩云在加拿大世博会上专辟一室介绍。1981年为武汉船舶设计院设计的“东方红” 客货轮设计方案进行修正,改进后的“东方红”系列船舶动力能耗比原来提升很多。1984年又为武汉水运工程学院负责轮船模型的制造。 所著《应用兴波阻力理论设计船身线形》论文等被上海交大等多所高校用做参考教材。

航海家 谭冠法 (1914-1986)

理由:1、建设湛江港航道及设置导航标志;2、跃进号海事调查技术总指挥

竟然没有谭冠法的百度词条,倒是旧书网里有卖他1958年写的实用磁罗经学。

谭冠法1936年毕业于税专海事班第3期。税专海事班是为海关缉私船和航标船培养人才的学校,1929年招第一期,1948年招最后一期,主要的校址是今天的华山医院,学校主要课程都是由英国退役上校、中校舰长执教,训练相当严格,出海训练每天起床甲板跑步20分钟,再做俯卧撑,然后只准穿短裤,赤脚擦洗甲板,冬天也如此,抛锚时不管冰天雪地,早饭后即跳下海游泳,体力不支时才由助教下水救起。再放下救生艇,划艇、使帆。训练是与灯塔的检修保养要求相适应的。1949年并入吴淞商船学校,其实只有林致良、刘前宜两人并过去。

谭冠法作为“海设”航标测量船的老船长整个1950年代都在中国沿海做水道测量,包括1951、1952年舟山穿山港及长江口南水道测量,1953年广东雷州半岛外罗门水道测量,1954年到1957年开辟广东湛江港航道扫海测量及测定导航标志;1958年长江口北水道扫海测量;1959年秋舟山普陀山外扫海测量。特别是跨越4年的湛江港的航道建设成果最为丰硕。1950年代中期大面积扫海是一项新课题,在建设一个新的海港中使用更无先例,谭冠海既是船长又是海测专家,克服了重重困难完成了扫海,又精密计算与实地勘测进行了导标的选址定位,共设置导标11组(22座),另布置灯浮标20余座。

经过半年世纪的检验湛江港的航道与导航设施完全能确保船舶的安全通航,1994年2月夏威夷召开的第13届国际航标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将湛江港的导航标志建设作为专题介绍。

跃进号海事调查,由周总理下令按谭冠法的思路进行,并任技术总指挥。很快查明的真相,我认为,跃进号的调查,确定了航海仅仅是根正苗红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足够的业务素质,后来挽救了一批老船长、老轮机长,避免了象别的行业的专家一样受到严重冲击。 附录一段税专海事班第13期李汶的一段回忆录。

航海家 陈干青

理由:1、中国第一位远洋船长 2、争取中国人航权,引水权作出卓越贡献

自媒体时代,一些新海员第一次上船写了不少散文,拍了好些美丽的相片,但比起一百多年前陈干青第一次上船实习时的见闻,简直弱暴了。见附文。

陈干青与龚鎏一样,也是位崇明籍船长,吴淞商船学校第一届毕业生,是所有大连、上海海事大学毕业生的学长。

1914年陈干青毕业后,中国人的航海主权受英国人控制,远洋轮的船长、大副、二副 及轮机长等要职都由外国人把持,陈愤归故乡开店经营南货。次年,欧战激烈,外国驾驶员纷纷回国,陈干青才得以任三副。他的经历可供现在的年青人参考,机遇总是有的,只是机遇来时,你的能力能不能恰好抓住机遇。

1921年陈干青以精湛的业务知识冲破把持海关的外国人的阻拦,任升利轮船长,成为中国第一个外洋轮的船长,结束了由外国人垄断外洋轮船长职务的局面。与林泰曾、刘步蟾他们在40年前任北洋舰队舰长不同,陈干青担任的是商船船长,的确开中国人先河。商船与军舰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日后陈干青在劳工、引水、保险、共同海损理算、碰撞处理等方面的成就是军舰舰长所不能及的。

1929年陈干青代表中国政府参加日内瓦第十三次国际劳工大会海事会议,写成《环球世界日记》很有意思。

1932年,陈提议首创中国海上意外保险公司,以保障船员利益,陈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1933年被推举为上海港船舶碰撞处理委员会委员,各国委陈为中国口岸代理。1934年陈当选中国引水管理委员会委员。1935年任上海引水员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他录用中国人为引水员,打破了洋人对港口引水员一职的垄断。在与金月石的协力争取下,上海国际引水公会不得不在40名引水名额中给中国人一个名额,由二副李高淐入选。1935年增加至4人,何海澜、杨洪麟、朱哲加入。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附:税专海事班第13期李汶回忆录摘录

5月中旬时值东海雾季,60年代初期的中国海军还缺乏远海航行经验,整个调查编队(含护卫舰、猎潜舰、和平号商船和海设航标测量船)由谭冠法领航,他凭借着高超的航海技术和丰富的航海经验,自驶离长江口花岛山灯塔测定一准确船位开始,综合使用无线电定位、天文测量和推算船位,安全及时地带领编队驶抵南韩济州岛以南的苏岩附近海区。

在苏岩附近的工作海区,先由猎潜艇使用声纳探测海底起伏有没有变化,探测发现海水有突然减浅之处,再由海设船上的二艘小汽艇拖带硬扫具进行扫海。定位方法由海设船使用电罗经测定小艇方位,同时小艇测海设船桅杆垂直角计算出海设船(船位已由无线电定位及天测可知)至小艇距离,但扫测几天均无结果。谭船长通过周密分析跃进号的航线、航速、离苏岩的距离、航经苏岩时海流的流向流速等一切要素,估计如触礁后可能漂离的方位及距离作出后,就驾驶海船易地到判断失事区抛锚休整。次日晨打算离锚地驶赴测区工作,但船首锚起不动,经过多次动车,绞盘均无效,船仍在锚地巍然不动。船长谭冠法对此作了科学分析与考查,对锚位作了水深测量,发现系锚点水深仅22米,而周围水深达51米,估计船锚可能抛在海底沉船或其他障碍物上。水深差值即沉船或障碍物的高度。于是没有作出割断锚链的决定,而是派潜水员顺着锚链下海探测究竟。结果是船首锚竟抛入跃进号的前舱。这说明了谭船长的分析正确,当即将携带的直径2.4米乙炔绿色沉船灯浮直接系于锚链上,以标示出跃进号沉没的准确位置。

附:陈干青: 上“保民”练习舰开往福州记

民国二年冬毕业于交通部吴淞商船专门学校后,即回家度岁。三年二月初回校,廿八日偕同学十余人上保民练习舰实习。此为离开学校生活,初次与社会接触也。

三月二日,该舰离申赴闽。顺流而下,约一时许抵吴淞,遥望母校,见诸同学,或登屋顶打旗语以通话,或在钟楼下旗以行礼,船长拉汽笛以致敬,即转航向东,约五时许出长江口而入东海境。是夜浪静风平,月明皎洁,海中岛屿,隐约可见。

三日晨起,见旭日丽丽,绿波澄澄。倚栏远眺,一二帆船,隐约可指;三五水鸟,飞翔其间;追夕阳西下,细雨蒙蒙,风尚平静,余值更毕,即就寝。时至夜半,乌云密布,星月无光,狂风骤起,波涛顿生,其声如雷,其形如山,使船摇荡不堪。房中台凳,颠倒无遗,皆叹航海之不易,灰心短气之语,相闻于耳。继而互相吐食,其声甚苦,其气难鼻,后皆肃然无声,一若卧以待毙也。

四日晨起,觉船之摇荡暂平,皆披衣下床,至舱面散步。下午二时,进闽江口,两岸皆山,曲折甚多,诚天然之军港也。行半时许,见石条一,伸出江边,其形如腿,闽人名之金刚腿。三时抵马尾罗星塔,距福州三十里,即下锚于此。偕同学数人上岸,经罗星塔而至马尾海军学校及海军造船所参观,五时回船。

标签:

发表评论(共有条)

看不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